中秋说月——纵有盈亏,不改本色 当前位置> 首页 > 北地印象

      中秋节的起源众说纷纭,但无论掌故如何驳杂,却一定离不开与那一轮圆月莫大的关系,若说“无月不中秋”似乎也不为过。
      月亮不仅为中秋节做了最好的代言,即使放入中国文化群星璀璨的天空,依然无法遮蔽它独有的光华。月亮,很可能是中国文化最具代表性的意象。
      不似太阳那般光芒万丈,耀眼得近乎霸道,月亮天生具有深沉内敛的个性,既有儒家眼中的温和清雅,又有道家眼中的淡泊宁静,还有佛家眼中的透彻澄明。无论友情还是爱情,无论家事还是国事,无论虚幻梦境还是现实人生,历代文人学士赋予了月亮趋于无限的精神寄托,使其几乎可以观照到中国文化的任何一个角落。
      “月出皎兮,佼人僚兮。”《诗经》中留下最早关于月亮的诗句,已为“月”与“人”牵起了红线。而后,月之于人,在那无数次立尽长夜的仰望中,开始相知愈深,直至共心通感,难分彼此。
      在“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风直到夜郎西”中,它是诗仙李白与七绝圣手王昌龄的友情见证;在“杨柳岸,晓风残月”中,它是奉旨填词的柳永与无名女子的爱情离歌;在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中,它是诗圣杜甫的家恨;在“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”中,它是精忠岳飞的国仇;在“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”中,它是孤篇盖全唐者张若虚的最美梦境;在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中,它是文化史上“全能冠军”苏轼的颠沛人生。
      在诸多传世作品中,不管担纲主角还是充当配角,月亮的表现虽不很耀眼,却都很抢眼。为何月亮所扮演的文化角色戏路如此之宽?我猜,可能是因为月亮用天行有常的自然规律,映衬出了我们世事无常的人生。
      月与人,相同的是一份无奈。“一夕如环,夕夕都成玦”,月亮之圆满如此难能可贵,人生之完美更是可遇而不可求。我们一生的追求,在进退升沉、得失取舍之间,留有缺憾在所难免,一时完美却往往稍纵即逝,甚至乐尽哀生。我们的努力永远不会像游戏中那样拥有精确即时的回报。
      人与月,不同的是一份坚守。面对祸福,人生的轨迹注定会有波谷波峰,不可控的偶然因素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变量调整我们命运的方差,让我们猝不及防,甚至信念动摇。面对盈亏,无论如盘如钩,月亮始终不曾改变自己温和清雅、淡泊宁静、透彻澄明的本色,让我们不禁思之神往。
      我们神往月亮,也许神往的正是自己最敬重的品格。
      愿我们都能挺起脊梁,昂起头颅,向着那一轮圆月,来一次孤标傲世的仰望。
      纵有盈亏,不改本色。